【解译】缠中说禅: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序)

巅峰缠论软件
巅峰缠论软件
巅峰缠论软件
767
文章
2
评论
2022年5月27日19:14:00 评论 978 次浏览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节是计谋的时间,缠中说禅开博是2006年正月初四,缠师第一篇博文是首《临江仙》词,是发愿词,本篇文章是序言。从而拉开了缠论的序幕。

新居落成,新春将至,聊赋《临江仙》以记之
缠中说禅
浊水倾波三万里,愀然独坐孤峰。龙潜狮睡候飙风。无情皆竖子,有泪亦英雄。
长剑倚天星斗烂,古今过眼成空。乾坤俯仰任穷通。半轮沧海上,一苇大江东。

开博当天,缠师没有像常人一样玩乐,而是在这里一篇一篇地整理早期的作品,唤醒各位。缠师一首词,一篇序言,四篇文章,共五篇文言文,说明缠师是一个高效率的人。为了苦海中挣扎的众生,而不辞劳苦。

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序)

(2006-02-01 10:16:25)

原文来自缠中说禅

点评:禅是般若法门,非一般智慧,称之为大智慧。世人大多依据两大立场,一个是有,一个是无。如果人们凭着真正的智慧,如实观察世间万物的产生、出现,在世间就不可能有‘无’。如果人们凭着真正的智慧,如实观察世间万物的灭亡、消隐,在世间就不可能有‘有’。一切事物都是存在的这是一种极端立场;一切事物都是不存在的这是另一种极端说法。完成了清净人格的人,皆不近此两种极端,而取乎中道,演说圣法。

倘无禅宗,曾以儒道为主之中华古文化,本不足道;倘无禅宗,中华古文明亦难至如今不可企及之高度。蓋中华古文明、中华古文化,得禅宗而孤峰直上、傲然于世。宋明理学、心学,窃禅宗之残羹冷炙犹可蔚为大观,遑论禅宗哉!

点评:理能缚豹,此话落地有声,可证古今。宋明理学的功夫就是禅学,只拈一个‘理’字,便使儒学脱胎换骨,禅学另入化境。贯通唐、宋、明文化体系并能形成中国人文思想支柱的是禅、是理。在唐诗、宋词、元曲、明小说中都有广泛的表现。当然中国的儒教思想,制约了禅宗的真正发展。而禅师的呵佛骂祖都是在打破这种妄执。

达磨东来,只履西归。壁立千峰,拈花之旨于挑水担柴间逗漏;花开五叶,救世之心从名宗判教处显扬。玄沙云:若论此事,喻如一片田地,四至界分结契卖与诸人了也,只有中心树子犹属老僧在。穷诸玄辩,竭世枢机,若太虚一毫,似巨壑一滴。永明曰:一夏与兄弟东语西话,看翠岩眉毛在么?。人人无始以来,东语西话、此生彼灭,且看眉毛在么?

自从达摩和尚到中国以来,与梁武帝机缘不契,直往西走,到少林寺面壁十年,传播佛祖拈花微笑之旨,二祖慧可,才能得到西天佛祖真经,到六祖慧能挑水担柴间,由达摩如来禅到祖师禅的转化(本土化),从知识分子到平民百姓的转化(大众化),从衣钵单传,到广泛传授的转化(学校化),自此立足本土,到沩仰宗、临济宗、曹洞宗、云门宗、法眼宗五宗七派在全国盛开。从而在佛教性、相、台、贤、禅、净、律、密八大宗派中占有一席之地,到大部分江山皆为禅寺。玄沙师备和尚说:如果说禅事,比如一块田地,四周的界地都卖给了别人,只有中间的一棵树属于自己的。 也就是说只剩下本来面目的存在。正如德山宣鉴和尚悟道后所说:语言文字、聪明智慧一概都用不着,就像往宇宙中投一根毫毛,往沧海中投一滴水那样渺小。永明和尚说 翠岩禅师为弟子说法讲经一整个夏天,夏末学习结束之时,对众弟子道:整整一个夏天,我都在讲经说法,你们现在帮我看看,我的眉毛还在吗?看到这里,无人不会感到奇怪。这翠岩宗师,怎么一张口就问这样的问题。眉毛在不在,与他讲经说法有什么关系呢?难道是参禅参糊涂了不成?

点评:禅不可说,也表现在书画的留白处,那正是参话头中不参死句,但参活句的神龙转身之处。势不可用尽也是其深入生活中的表现。翠岩禅师忽然问眉毛在吗?就是让学人回到现实中,禅不是虚无缥缈的东西,禅是一种现实生活的态度。禅师们从不预设,参话头最忌预设,强调当下的体悟。缠中说禅在《教你炒股票》系列中也反复强调,不要预设大盘,要当下直观,都来自禅法。

尽世间、出世间学问、知识,无论哲学、科学、艺术、宗教、社会、信仰、三教九流、东圣西哲、神魔鬼怪,皆不出此穷诸玄辩,竭世枢机矣。徒叹一毫置太虚、一滴投巨壑者,大似无病呻吟;空识太虚置一毫、巨壑投一滴者,犹如画地自牢。任尔千般手段赚得玄沙树,惟见倒树枯藤堆烂柴。

所有世间法、出世间法的一切学问、知识,无论是哲学、科学、艺术、宗教、社会、信仰、三教九流的、东方的圣人之学,西方的哲人之学,神魔鬼怪的东西,都不出此语言文字和聪明智慧之类,只会干叹往宇宙之中投一根毫毛,往大海之中投一滴水那样渺小,大有无病装病之像。肤浅地认知往宇宙太空中投一毫毛、往大海里投一滳水,就像画地为牢,把自己给束缚住了。就算使尽所有的本事,破解到玄沙师备树公案,他的见解也不过是毫无生机,就像那倒掉枯死烂藤的干柴。

禅是有限中显现无限,现实中显现理想,必然中显现自然。禅所致力的是从现象中显现本体的认知。禅者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是活脱脱地,不落巢臼。见性不留佛,悟道不存师。缠中说禅也是得道之人,常说:你学到,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与师无关。

逃缠作禅,守禅成缠,以学问、实践为禅者,古今多矣。焉知禅者,非学问即学问,非实践即实践,非知即知,非行即行,非心即心,非物即物乎?诸如学问、实践、知行、心物者,皆无端自缠自绑也!禅宗,非禅即禅、非缠即缠,释迦非有、迦叶不无,东山衣犹传、曹溪法不受,缠非缠、禅非禅,枯木龙吟照大千!

定义误导思想,也不是稀奇的事。学禅不到家,也会被禅所束缚。世尊涅槃前说:我住世四十九年,未曾说一个字。就是语言的可塑性非常大,容易被定义所束缚。世尊的最伟大之处,就在于他没有用定义等概念来束缚。禅宗也受惠于此,变得生龙活虎。而儒教则因为定义太多,儒学弟子的自由空间度受到了限制。缠师在这里也应用了是即非,非即是这种两极论,来破妄执。

蓋禅宗,自云门、法眼以来,公案、话头诸法门大开,而宗门日益凋零。所谓各派宗师,自眼不明、盲传瞎练,禅于此而日益学问化、实践化、儒道化、政治化、神秘化,其败不足怪矣。倘以禅宗为儒道之文字学问、身心修炼,则其解可笑而可怜也。禅者,天地不能盖、古今不能载,非心非物,即心即物,岂可画地自牢、徒困化城哉!

一个优秀老师的想法,经常会长期地影响其学生对事物的判断,这样也往往阻碍了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所以禅宗在教学上总是鼓励后学者的独立思考,向万里无寸草的地方寻找生路。毕竟得道的高僧少,盲眼迷信者众。从唐朝到现在,哪个禅寺,都不乏跪拜之徒。却不知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道理。搞得乌烟瘴气,哪里还有佛祖西来意?禅者早已流入民间矣。而缠中说禅又把禅带到网络,广为流传。

世之无禅,如人之无眼。人之无眼,犹可以耳舌鼻身意替之;世之无禅,则替无可替矣。然禅者,无得无失,窃非忧禅之有无,惟忧世人之失眼矣。本书以最平实之角度、最深广之宽度,还禅宗之本来面目、呈中西文化最深层之交锋,析世间哲学、科学、艺术、宗教、社会等最全面之问题。此间,惟以见地、不以名闻,古今名哲、大德皆难逃检点,狮子、野狐,不辩而自辩也。

安楞严破句悟禅旨,缠中说禅破句解论语,都是有这个眼在。本文是把《临江仙》概念化,具体化之作。

缠中说禅诗曰:

渺渺天涯渺渺秋,痴云醉日半山流。可怜一水横空去,万顷烟波不解愁。

万山风雨万山秋,浊水舂天碾地流。一叶飘然沧海日,任凭欢喜任凭愁。

一天风雨一天秋,江海生涯任水流。白鸟青山时入眼,乾坤无事落闲愁。

刹那春光刹那秋,乾坤何处不风流。眼声耳色横今古,谁赋新词谁说愁?

缠中说禅作首诗来表述一下:

悠远的天涯,悠远的秋天,长久的云彩遮着太阳在半山腰中下起雨来。

可怜那天空中的雨水刚下完,万顷的田地还是不解愁!

万山的风雨,万山的秋天。浊水自天而冲击大地留下深深的沟痕,在地上流淌。

雨打下的落叶随波逐流地飘到大海的时候,任凭它欢喜、任凭它忧愁。

秋天的风风雨雨,大江大海任其洪流。

白鸟与青山相映衬,一切都那么自然,却让人感倍感闲愁。

一刹那的春光,一刹那的秋天。古往今来天地之间哪里没有风流的事情。

用眼睛去听,用耳朵去看,这些贯穿古代到现代的事情。是谁在写新词,谁又在说忧愁?

渺渺天涯渺渺秋,乾坤一水古今流。巫云楚雨催昏晓,半入相思半入愁。

乾坤梦入几春秋,刹那风云岁月流。剑胆琴心横浩气,须弥踏破死生愁。

一生风雨一生秋,天地虚舟清浊流。浪逐白鸥湖海梦,红尘随处入穷愁。

磕破山春复海秋,一尘天地竞风流。耳声眼色成今古,日月低昂愁底愁?

悠远的天涯,悠远的秋天,天地之间从古到今都雨水相连。

巫山的云彩,楚天的雨水,总是催促着黄昏和拂晓,给人们留下一半的思念和一半的忧愁。

天地之间有多少人和事情能进入你的梦乡呢?刹那之间,风云岁月就这样流逝了。

武士的剑气,文人的琴声都浩气长存,这个宇宙都踏遍了生生死死的忧愁。

一生的风雨,犹如一生的秋景。天地就像虚舟,清水和浊水都同流而下。

白鸥追逐着波浪,梦想着大湖和大海。红尘之中到处都能看到没完没了忧愁的人。

从春天磕破了山,到了秋天磕破了海。这红尘中的天地,照样竞现风流。

用耳朵去听,用眼睛去看这些东西,都成了过去的事。每天俯首低头之间,愁的还是愁。

渺渺天涯渺渺秋,绮霞烟水自空流。谁怜西岭西风后,满地相思满地愁!

满城风雨满城秋,一水横空天地流。独上孤峰倾百斗,披云啸尽古今愁。

一番风雨一番秋,依旧青山枕碧流。溅血长虹贯天地,羲和鞭堕六龙愁。

万古长空春复秋,一朝风月乍星流。乱峰深处斜阳下,木落花飞愁自愁。

悠远的天涯,悠远的秋天,美丽的彩霞像烟云流水一样在天空中飘荡。

又有哪个可怜那西边山岭被西风吹过之后的满地的相思和满地愁怨呀!满城的风雨,满城的秋景。积雨云横亘在天空,大雨自天而下。我要独上最高峰,掀翻古今中外的历史,披着云彩,仰天长啸,驱走古今的忧愁。一番的风雨过后,又迎来了一个秋天。依旧还是青山枕着绿水,溅出的热血化作长虹横贯天地,羲和的鞭子落下来,吓得拉着太阳奔跑的六条巨龙都愁眉不展。万古的长空,一样春天之后跟着秋天。短暂的风月,乍现流逝的时光。乱石山峰的深林之中,斜阳西下的时候,枯木凋落,花絮飞扬,有愁的还是会自己生出愁来。

如南宋善能禅师说:不可以一朝风月,昧却万古长空;不可以万古长空,不明一朝风月。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欢迎大家关注格物论缠

和我们一起学习与成长。

本文来自巅峰缠论:https://www.clpeak.com/,转载请注明来源!

缠论自动画笔线段中枢软件,全网最低价550元,致电:14737641931 或加微信:clpeakcom 联系购买
「巅峰缠论」-通达信公式指标炒股软件-自动画线画中枢
巅峰缠论软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