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中说禅重排论语全文译文(一)

巅峰缠论软件
巅峰缠论软件
巅峰缠论软件
767
文章
2
评论
2022年6月22日13:58:45 评论 45 次浏览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学而习,就是闻圣人之道、见圣人之道、对照圣人、在现实社会中不断地校对而得乘天地之正气而游六合。不学圣人之道,无以得乘天地之正气。学,得圣人之道之体;习,施圣人之道之用。不学无以成其习,不习无以成其学,全体而大用,这才算是学而习之。何谓之之?成圣人之道也。

学而习之,必与其时,所以有学而时习之。时者,天时,非依其时,乃与其时、时其时也。依其时者,小人也;与其时者,君子也;时其时者,君子行成圣人之道也。可笑几乎所有的解释,都将时弄成所谓按时、依时、适时之类的玩意,真不知其时矣。而时其时者,必得乘天地之正气,此谓得其天时也。时其时者,非得天与其时,乃与天其时也。由此可见,所谓天时,是与天其时而天与其时也。不如此知之,实不知何谓时矣。

学而时习之,君子闻圣人之道、见圣人之道、对照圣人、在现实社会中不断地校对,与天其时而天与其时,得乘天地之正气而游六合,行成圣人之道,这样,才能不亦说乎

有朋自远方来,君子,为共同的志向而联手,为共成圣人之道而同行,如人中之凤,依旧、依然,乘天地之正气,源远而流长、浩瀚而广大,由彼至此、由远及近,如日之东升、海之潮回,将圣人之道披之六合、播于八方,法度之,教化之,成就圣人之道彰显之天下,这样,才能不亦乐乎。乐者,非le,是yue,箫韶九成,盛世之象也。

不愠,是使之不愠的意思,之是指人不知里的人,谁使之?行圣人之道的人。愠的根源在于不知,一个人不知,各种不好的情绪就会郁结其中,就会生病,对于中医来看,所有的病,归根结底就是愠,就是郁结。一个家庭、一个团体、一个国家、一个世界,如果由不知的人组成,那么同样要愠,同样要生出郁结来,所谓民怨沸腾、夫妻不和、冷战热战,等等,都是由不知而愠的结果。

一个和谐的世界、一个大同世界、一个政通人和的世界,前提必然是不愠的,行圣人之道的人就是要使得不知之人变得不愠,使得不知之世界变得不愠。学而时习之、有朋自远方来、如南风之熏般地行圣人之道,一个最重要的成果检测标准就是不愠,就是和谐,就是大同,就是政通人和,就是要把人不知的世界改造成人不愠的世界。

这三个不亦,讲的就是君子如何与其天时、与其地利,最后成其人和,什么才是真正的人和?就是人不愠的世界,没有郁结的世界,就是世界大同。只有与人其和而人与其和,最终成就真正的人和,君子才算是真正行成圣人之道。离开这三个不亦,一般所说的天时、地利、人和,实不知何谓天时、地利、人和也。

明白了上面,就不难明白这三个不亦,为什么是按说、乐、君子的顺序来安排。说,就是悦,对于忧郁症等大流行的现代社会,这个悦太罕见了,而连悦都没有,就不要侈谈诸如幸福感之类的废话。那么,何谓真悦?闻、见、学、行圣人之道也。闻、见、学、行圣人之道,才是真正快乐的事,令人心情舒畅的事,如果个体的心情都不能悦、不能不愠,怎么可能成就不愠的世界?所以要修身,学而时习之地修身,其结果就是悦,悦也就是个体的不愠。那么,修身为什么和天时挂钩?所谓修身不是一个人的盲修瞎练,闻、见、学、行圣人之道要与天其时而天与其时,其中的关系是密不可分的。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君子从闻其道开始,无论任何地方,无论条件恶劣还是优越,甚至出生入死,都要不断地固守,承担圣人之道之行直到最终成就不愠的世界而不退转,只有这样,才可以行圣人之道呀。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孔子在河流的源头,抚今追昔、满怀感慨,自告且忠告所有决心开始见、学、行圣人之道的君子:立志见、学、行圣人之道的君子,就要像这江水一样,从闻其道的源头开始,后浪推前浪,生生不息、前赴后继,无论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无论条件恶劣还是优越,甚至出生入死,都要不断地固守,承担圣人之道之行直到最终成就不愠的世界而不退转。这里必须明确,这话既是孔子自己的感慨,也是对所有有志于圣人之道的人的忠告和勉励。这种感慨并不是孔子一人所独有,所谓同声同气,有此心,必有此感。这,超越时间,所谓万古同一情怀矣。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论语》、孔子、儒家来说,人是开始,也是目的,而道是手段,即使是圣人之道,也只是把人不知世界改造成人不愠世界的手段,无论从开始到成就,都离不开人。道是人行的,而非人是道行的;道是人光大的,而非人是道光大的。只有这样理解,才能算初步明白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己。

攻打、攻击非圣人之道的别为一端者。这是灾害、损害呀。是对什么的损害、灾害?是对行圣人之道的损害、灾害

子曰:道,不同、不相为谋。

不同和不相是密切联系的,不同是不相的实现,不相是不同的前提。只有不相,才可能不同,否则,前提就是相,就是以相相之,那么怎么可能有不同?

子曰:有教无类。

不只是通常所理解的只是从教育的角度讲,而是指行圣人之道,在上层建筑领域、当然也包括一般所理解的教育,但按现代的术语,还包括法律、舆论、行政、宗教、学术、艺术等等一切的上层建筑领域,相应地就要行不相之谋。

子曰:士志於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

如果一个人,立志要行圣人之道,却把人分为好衣好食、恶衣恶食两类人,也就是以贫富划分人,而选择以恶衣恶食也就是穷人为耻,远离他们,那这种人谈论的圣人之道只是羊头狗肉的勾当。为什么?因为他不能不相。

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人不堪其忧,这里的人就是人不知的人,就是不能行圣人之道的人,他们对这种情况不能忍受,但回,颜回,孔子最出名的学生,也是孔子心目中立志行圣人之道的一个典型,他不改其乐,孔子因此给贤哉,回也!的赞誉,而且是一句话前后两次。为什么?因此颜回能不相,是真立志行圣人之道。

子曰:贫而无怨难;富而无骄易。

对于《论语》、对于儒家来说,不相是人不知到人不愠的中间环节也是必经之路。不相是相而不相,不以相相之。首先不能否认相的存在,正因为有相的存在,才需要不相。例如,对于贫富之相来说,其存在是客观的,否认这种存在只能是掩耳盗铃、睁眼说瞎话,这不是不相,而是严重地相了。真正的不相,就是直面这贫富之相的存在,用在社会经济、政治、法律、文化等方面,不以贫富之相相之,进而对贫富之相不相之。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

《论语》、儒家看穿了这个贫而谄,富而骄的恶性循环,知道在这里打圈圈是没用的,而要打破这个恶性循环的办法,只有通过人不相而达到人不愠,最终摆脱贫而谄,富而骄的人不知的恶性循环。要实现这个打破,首先就要实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的人不相,为此,就必须要实现对贫富之相的不相,达到人不相。为什么实现对贫富之相的不相,就能实现人不相?是因为只要存在人与人的地方,就必然会出现各种方面的贫富之相,消灭这种贫富之相、将之抹平是不可能的,唯一办法就是使之不相,使得各种贫富之相能平等地存在,实现其不同,容纳各种不同而成其大,最终成就其大同。儒家、《论语》认为,这种大同社会的实现是当下的,是可以现世实现的,这种看法是由儒家的入世以及现世精神所决定的。

子曰:齐一变,至於鲁;鲁一变,至於道。

要成就人不相的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不能如齐式模式那样光立其恶而惩其恶,也不能如鲁式模式那样光立其善而扬其善,必须善恶并举、文武并重,所谓一阴一阳、文武之道,这是儒家的一贯立场。只有这样,才能扬其善、惩其恶,不相其贫富诸相,打破得贫而谄,富而骄的恶性循环,达到人不相的贫而无谄,富而无骄,进而实现贫而乐,富而好礼的、人不愠的大同世界。

子曰:放于利而行,多怨。

就算同在人不知的社会里,水平也有高低之分。人不知必然有怨,但少怨总比多怨好,用现代术语,就是社会矛盾缓和总比社会矛盾激化要好。放于利而行,多怨。说的就是人不知社会的一个总规律,即无论放弃还是放纵利而行,都会使得怨增加,都会最终使得社会矛盾激化。而利总是相对的,站在贫富之相上,对富者利的放纵,往往就意味着对贫者利的放弃,反之亦然。

子曰:好勇疾贫,乱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人不知社会中同时存在的两种乱相:贫者,好勇斗狠;富者,为富不仁,被过分享乐之病急速传染,所谓纸醉金迷、醉生梦死。对这一章最好的、所有人都熟悉的典型例子就是:十里洋场上海滩。其实,这种例子简直太多了,是人不知社会的通病。

本文来自巅峰缠论:https://www.clpeak.com/,转载请注明来源!

缠论自动画笔线段中枢软件,全网最低价550元,致电:14737641931 或加微信:clpeakcom 联系购买
「巅峰缠论」-通达信公式指标炒股软件-自动画线画中枢
巅峰缠论软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