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中说禅《论语》详解(1-5)“学而时习之”,谁学?学什么?

巅峰缠论软件
巅峰缠论软件
巅峰缠论软件
767
文章
2
评论
2022年6月23日16:54:25 评论 29 次浏览

凭淮按:转载正文前须将老师的十五年前的公告再发一遍,缠中说禅公告本ID所写‘《论语》详解-----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皆发人所未发,已联系好写完后要出版,所以有关连载将只在本ID博客进行。请最好不要转载,如要转载,务必注明,免得以后要打版权官司。严禁抄袭,违者必究。凭淮所转载老师文字,除凭淮按与凭淮记皆为原文。

《论语》详解: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一)(2006-10-13 21:28:22)

刚出差回来,发现生意场上附庸风雅之风大盛,翻云覆雨地云雨起国学来,大概都要争当儒商了。因国学而从乳上到儒商,总不会是国学之福。试想,一旦流行,连真乳都难寻,就别说真儒了。流行的乳房,除了制造隆乳增乳扩乳的热闹,还能有什么?至于流行的儒学是什么?其命运不会比任何一个无论真假的乳房要好。国学也一样,真的举国都学了,这国学也就真的蜾穴了。

但国学的兴盛是必然的,中国经济的发展,必然在学术上要有中国人自己的声音,而中国人的学术,除了国学,又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对这不服的,除了傻子,就是自欺欺人之辈。为什么有一天,国学的学术标准不能成为世界的学术标准之一?这一点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是必然要成立的。不过必须要说明的,除了大量儒化、道化的所谓中国佛学文献,佛学并不能归于国学之内。中医可以是国学,甚至房中术也可以是国学,但佛学不是。佛学,又岂是区区国学或西学可以笼括的?

但如果连国学、西学都学不通,就不要谈什么佛学了,只有精通国学、西学,才有资格谈佛学。说到国学,说到儒学,当然要从这孔子说起,说孔子,就先说这《论语》。孔子、《论语》,中华文明的根基,又岂是五四竖子、六六小儿可以动摇的?不过,千古以来,有多少解《论语》的,就有多少曲解《论语》的。而这书,就是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的。

学而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详解:所谓半部《论语》治天下,这开头,当然不是一般所解那般肤浅可笑。不过,这从原句中摘录两字当成章节题目的学而,除了让以后的李商隐找到了命题的好方法,以及让八股文命题多了一种坏方法,就没有更大意义了。章节的题目都是后人所加,而整个《论语》是气脉贯通的,其实并不需要分什么章节。

题目说完,开说正文。这三个不亦,大概是汉语语言历史中被最多人的口水所吞没过的。但真明白这三句话意思的,大概也没有。这劈头盖脑的三句话,仿佛好无道理,又好无来由,凭什么成为中文第一书的开头?如果真是这样,这《论语》一定是历史上最大的伪劣商品,或者就是疯人院里随意采录的疯言疯语。

其实,这三句话只是一句话,这是一个整体,是整个儒家思想的概括。浩如烟海的儒家经典,不过是这三句话的一个推演。明白了这三句话,整部《论语》就豁然了,就知道上面整个《论语》是气脉贯通的那话并不是随便说的。

学而时习之,什么是学?谁学?学什么?学了能成什么?首先,这学前面就少了一个主语。鸭子学也是学,把鸭子当成这个主语放进入,这就成了子曰:鸭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鸭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鸭不愠,不亦鸭王乎?这大概可以成鸭店的招牌了。因此,不解决这个学前面缺少的主语,是不可能明白《论语》的。

其实,这主语就在这句子里,就是君子。学《论语》的,就是这君子,这话最后就落实在这君子上。整个儒家学说,归根结底,就是君子学。何谓君子?君子就是要成为君的人。君子学最终的目的就是要成为君。何谓君?君就是圣人。

那么,为什么是君子学,而不是圣人学?圣人是无学的,整部《论语》,整个儒家学说,就是讲述如何从君子学而成君、也就成圣人的过程,只有这个过程才有所谓学的问题。君子学不是学当君子,而是只有君子才能学,只有君子在这成为君的道上不断学,才有君子学而成君的可能。鸭子学而也就只能是鸭子,顶多就是鸭王,所以,鸭店是不能也没必要有什么《论语》的。

但这君不是一日炼成的,当你打开《论语》,当你要学《论语》,你首要明白的是,你最终要通过《论语》而成为君,成为圣人,如果没有这个志愿,那是没必要看什么《论语》的,还不如去看《鸭语》。有了这个志愿,才有必要看《论语》,而《论语》下面的话才有意义。阅读是不能脱离读者的,而不能承当这个阅读的读者是没有阅读的,只不过是看一些文字符号而已。

(待续)

严禁抄袭,违者必究

《论语》详解: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二)(2006-10-14 12:23:01)

在人人争当经济人的年代谈论成圣人之道,也忒不靠谱了。当然,任何的不靠谱都是站在一定立场上的,而圣人的不靠谱,必须有非圣人的视角,例如:经济人、社会人、鸭子等。没有任何没有前提的逻辑是可以无条件地被证明的,没有一个视角是绝对的、不需要前提的,既然这样,这世界的喧嚣已经不缺乏经济人、社会人、鸭子们了,圣人当然也有喧嚣的必然。

站在这个角度,没有任何视角是有永恒价值的,但也没有任何视角是永恒没有价值的,《论语》一样,孔子一样,圣人也一样。但曲解是不允许的,必须首先要弄清楚《论语》究竟在说什么,否则一切的赞誉或诋毁都无意义。当然,在喧嚣的年代,无意义就是最大的意义,那就让最大继续最大,最后阳亢而死。而继续《论语》之旅,进入《论语》之旅的前提就是,要立志成为圣人,或者至少要有兴趣去了解如何成为圣人。至于要立志当鸭子或鸭王,那就此门不通了。

学的主语解决了,那学的宾语是什么?也就是说,君子要学什么才能成就圣人?千古以来,基本所有的解释都把这学当成各种一般技能、学问的学习了。如果真这样,那不妨把房中术当成宾语,这话就变成(君子)学(房中术)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这一下,孔子真成老二了,成了上世纪六十年代欧美性爱革命的先驱了,或者至少也是后来道家伍柳派的祖宗,当然,流传到今天,可以列入《鸭语》第一章了。

但《论语》不是《鸭语》,也不是《算语》、《医语》、《文语》,《论语》不一般地探讨所谓的教育问题,孔子是教育家,但那只是他的副业,就像现在有人是教授,副业可以是叫兽,如果这种副业的通常时间都发生在凌晨前后,那就成了叫售,也就是叫卖了,至于是卖身还是卖什么其他的,并不重要。《论语》归根结底是探讨儒家的核心问题,是如何成圣人的问题,因此这里的学不是一般教育意义上的,而是闻道、见道、学道,学后面的宾语只能是成圣人之道。

而这里的学,首先是闻道,不闻无以学,其次是见道,不见亦无以学。只有见道以后,才可以真正地学道,否则都是瞎猫对死耗子。就算在月亮永远不圆的外国、在那万恶千疮的资本主义社会,要去学当鸭子,也脱离不了这程序。首先要听说有鸭子这回事,还要听说哪里有鸭子活动的场所,即使不知道这场所的专门术语-----鸭店。然后,当然就是要去看看怎么回事,所谓眼见为实,不能光听别人说这行业有前途,就盲目投资,就算是鸭子是一很有前途的朝阳产业,也不能盲目投资,必须亲自明白无误地见到其中的好处,有什么福利呀、会不会拖欠工资呀、上班时间能否自由掌握呀,有多大风险呀,等等。把这一切都见到,看明白了,才可以去学当鸭子,这样才有信心,才有目标。试想,连当鸭子的学都包含如此程序,就不要说学成圣人之道了。

和学同源的是校,也就是效,就是效法。学,不是一个人的瞎修盲练,而是要效法,效法什么?当然就是圣人了。校,至少要包含两个不能偏废的方面:1、对照;2、校对。对照圣人学之效之而使自己也成为圣人,但这种学和效不是固定不变、一劳永逸的,必须不断地校对。就像一块表,按报时调好后,并不是一劳永逸,而是要不断地校对,表才不会出现大的偏差。

而儒家的思想是积极入世的,因此这校对的工夫,就不光光是对照圣人理论,而是必须针对现实,脱离了现实,就无所谓校对,也无所谓学了。而现实中的学,必然是群体性的,用现代术语,就是社会性的,因此,这学字的完整意义就是,闻圣人之道、见圣人之道、对照圣人、在现实社会中不断地校对,只有这,才勉强称得上学。

对学而时习之中的学,概括如下,就是:

问:什么是学?

答:闻圣人之道、见圣人之道、对照圣人、在现实社会中不断地校对。

问:谁学?

答:君子。

问:学什么?

答:成圣人之道。

问:学了能成什么?

答:圣人。

(待续)

严禁抄袭,违者必究

《论语》详解: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三)(2006-10-14 22:55:17)

现在,垃圾白话文了,学习成了一个词语,如白开水般了无味道,白话文里学习的含义,还比不了文言文中学的万分之一。文言文中,每个字都有着丰富的含义,但这也使得相应的理解往往很难把握。

对文言文的把握,例如,对《论语》的解释,不能按照白话文那种垃圾西方式思维,首先假设文章的意义是如同细胞之于人体般由字符堆积起来,就如同西医般,白话文是一种死的文字。而文言文不同,理解文言文必须首先要得其神,而其神不在字符中,是文章的整体,如同中医,离开了整体的字符是没意义的。庖丁解牛,神遇而牛解,文言文的阅读也一样,神不遇而解其文,无有是处。

上面说了学,现在继续说这习字。甲骨文中习是羽字下从日,后来篆书误把日写成白,将错就错,一直流传下来,结果现在的繁体字里,羽字下从白,简体字就干脆把羽字劈成两半,白、日都不要,结果简体字就只剩下这无边的黑暗了。简体字,配合白话文的一种垃圾符号,把含义丰富的中文逐步强奸成西文那种垃圾符号,这就是历史的现实和现实的历史。

习,羽字下从日,本义指的就是鸟儿在晴天里试飞。这个习字,如诗如画,一字而有神。日属阳,所谓乘天地之正气而游六合,就是习,也才是习。但后来所有的解释,都把习当成不断、反复、频频地练习、温习、复习之类的玩意,典型的白话文鸭子思维,以为不断上下左右地折腾就可以表现出色、工夫了得、赢得奖赏,真是既无情趣、又无品位,中文堕落成这样子,真是悲哀、悲哀!

学而习,就是闻圣人之道、见圣人之道、对照圣人、在现实社会中不断地校对而得乘天地之正气而游六合。不学圣人之道,无以得乘天地之正气。学,得圣人之道之体;习,施圣人之道之用。不学无以成其习,不习无以成其学,全体而大用,这才算是学而习之。何谓之之?成圣人之道也。

学而习之,必与其时,所以有学而时习之。时者,天时,非依其时,乃与其时、时其时也。依其时者,小人也;与其时者,君子也;时其时者,君子行成圣人之道也。可笑几乎所有的解释,都将时弄成所谓按时、依时、适时之类的玩意,真不知其时矣。而时其时者,必得乘天地之正气,此谓得其天时也。时其时者,非得天与其时,乃与天其时也。由此可见,所谓天时,是与天其时而天与其时也。不如此知之,实不知何谓时矣。

学而时习之,君子闻圣人之道、见圣人之道、对照圣人、在现实社会中不断地校对,与天其时而天与其时,得乘天地之正气而游六合,行成圣人之道,这样,才能不亦说乎。后面这句不亦说乎,就不用解释了吧。

(待续)

严禁抄袭,违者必究

《论语》详解: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四)(2006-10-15 12:45:12)

学而时习之,与天其时而天与其时,风云际会、波随浪逐,感而有朋自远方来。有,非有无、持有之有,乃《左传》是不有寡君也之有,友之通假也。几乎所有的解释都将有解释成有无、持有之有,大谬矣。

何谓友?同志为友,志向相同者也。甲骨文中,友为双手并列,为共同的志向而联手、而互助合作,才是友。不过后来一切都变味了,同志这词,特别经过上世纪的洗礼,已经变得十分可笑。现在就更不能用了,现在是,当鸭子不当鸭子想要当鹅了,就同志了,从鸭子进化成鹅,真是越来越大,有前途呀。

且不说那些鸭子和鹅,在《论语》里,有或友的共同志向就是同成圣人之道。圣人之道,不是独自去偷欢的私道、小道,是普及天下、大善天下的公道、大道。要成圣人之道,成圣人,必须先圣其时,不圣其时,何以圣其人?圣人者,必圣其时、必圣其地、必圣其人,复圣它时、复圣它地、复圣它人也。而君子行圣人之道,必有之、方类之。

朋者,凤之古字也,本义为凤凰。朋自远方者,有凤来仪也。《尚书•益稷》箫韶九成,凤凰来仪。而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实本于此。有凤来仪之地,即地灵之地,行圣人之道之地。而行圣人之道之君子,就是人中之凤,行圣人之道之君子自远方来,就是有凤来仪。仪者,法度也。朋自远方来干什么?法度也。以圣人之道法度之,教化之,成就圣人之道彰显之天下,这才是真行圣人之道。

远,遥远、久远,不独指空间上的,圣人之道不是凭空而起,源远而流长。方,非方向之类,而是旁的通假,广大的意思。《尚书•立政》,方行天下,至于海表,圣人之道之行,是方行,君子行圣人之道,也是方行,要方行天下,至于海表,这才算行圣人之道之行。

自,不是介词。文言文不是垃圾白话文,N个字都表示不出一个意思来,文言文的自远方来不是垃圾白话文的自远方来,每一个字都有着独立的意思,把自当成介词表示时间、方位的由始,都是吃白话文垃圾太多的结果。自者,依旧、依然也。依旧、依然有凤来仪,圣人之道不断也。来,由彼至此、由远及近,浩浩汤汤,如日之东升、海之潮回,天地浩然正气升腾之景象也。圣人之道,大道流行,其远矣,其方矣。

有朋自远方来,君子,为共同的志向而联手,为共成圣人之道而同行,如人中之凤,依旧、依然,乘天地之正气,源远而流长、浩瀚而广大,由彼至此、由远及近,如日之东升、海之潮回,将圣人之道披之六合、播于八方,法度之,教化之,成就圣人之道彰显之天下,这样,才能不亦乐乎。乐者,非le,是yue,箫韶九成,盛世之象也。

《论语》详解:给所有曲解孔子的人(五)(2006-10-16 12:05:01)

将圣人之道披之六合、播于八方,法度之,教化之,首要且常态地必然会面对人不知的问题。如果人皆知了,就无所谓法度之,教化之。行圣人之道,乃难行之行,所谓知易难行,知且不易,行则更难。

人不知而不愠,几乎所有的解释都把知当成知道、理解之类的玩意。人不知而不愠快成了现在酸死人的理解万岁的对应物了。但这里的知不是本义的知,而是智的古字,人不知不是人不知道,而是人没有智慧。

人,一般指别人,但这里的别人特指那些不能闻、见、学、行圣人之道的人,也就是行圣人之道时需要法度之,教化之的人。人不知,这些人没有智慧,没有什么智慧?没有闻、见、学、行圣人之道的智慧。

比起人不知而不愠中的愠,上面知的错解就是小菜了。对于这个愠,《论语》成书后,所有解释都是生气、愤怒之类。其实,愠,发yun音,有两种声调,第一种发去声,就是通常解释生气、愤怒的那个,但这在这里大错特错,这里的音调应该发上声,解释为郁结。《孔子家语》有南风之熏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其中的愠就是发上声,解释为郁结。而这里的不愠,就是本于南风之熏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

不愠,是使之不愠的意思,之是指人不知里的人,谁使之?行圣人之道的人。愠的根源在于不知,一个人不知,各种不好的情绪就会郁结其中,就会生病,对于中医来看,所有的病,归根结底就是愠,就是郁结。一个家庭、一个团体、一个国家、一个世界,如果由不知的人组成,那么同样要愠,同样要生出郁结来,所谓民怨沸腾、夫妻不和、冷战热战,等等,都是由不知而愠的结果。

一个和谐的世界、一个大同世界、一个政通人和的世界,前提必然是不愠的,行圣人之道的人就是要使得不知之人变得不愠,使得不知之世界变得不愠。学而时习之、有朋自远方来、如南风之熏般地行圣人之道,一个最重要的成果检测标准就是不愠,就是和谐,就是大同,就是政通人和,就是要把人不知的世界改造成人不愠的世界。

人不知而不愠,现实的天下仍未成就圣人之道的彰显,现实的天下几乎都是不能闻、见、学、行圣人之道的人,他们没有闻、见、学、行圣人之道的智慧,而行圣人之道的人,要如南风之熏般地熏染他们,把没有智慧的人改造成没有郁结的人,把没有智慧的世界改造成没有郁结的世界,这样,才能不亦君子乎,才能算是真正行圣人之道的人。

凭淮记:老师的文字在网上都可以看到,如教你炒股票系列等,欲知更多,建议去微博上关注即缠非缠,她就在那里。《论语》详解系列后文,凭淮也将陆续发出,算是多一处传存之地吧。

本文来自巅峰缠论:https://www.clpeak.com/,转载请注明来源!

缠论自动画笔线段中枢软件,全网最低价550元,致电:14737641931 或加微信:clpeakcom 联系购买
「巅峰缠论」-通达信公式指标炒股软件-自动画线画中枢
巅峰缠论软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